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钱讯首页 > new期市要闻 > 期市要闻期货首页 > 正文

甲醇怎么了!内地升水多年罕见

2019-11-20来源:期货日报 网友评论(0)

  “一场秋雨一场寒,遥望前方路茫然。”国庆后以来的甲醇市场,不仅给全产业链带来了阵阵凉意,更让甲醇产业链对甲醇底部的界定越来越琢磨不清,市场一次接一次地击穿产业人士的心理预期。短短一周内,2000元/吨,1900元/吨的“支撑线”被一一击破。昨日期货盘面,MA2001合约最低更是到了1891元/吨,创出了三年来的新低。但甲醇探底之路是否还在继续,市场投资者已经毫无头绪了。

  另外,甲醇内地升水,多年罕见;今年8月进口量107.3万吨,创十年来历史新高;期货一天增仓47万手,创历史之最。各种历史经验失效,多种不合常态的现象考验着投资者的神经。

  对此,期货日报记者就甲醇本轮下跌来的情况与业内专家一起进行整体梳理。这场500点跌势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主导逻辑,何时见底?甲醇产业链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起点:国庆节后,港口与内地共振,期货大跌

  2019年10月8日到11月19日,MA2001合约收盘价从2398元/吨下跌到1925元/吨,跌幅为24.5%,整体价格走势表现疲软。甲醇现货方面,港口市场下跌17%,西北价格下跌22%,港口与内地出现共振下跌。与其他品种对比,在此期间PTA的下跌幅度为7.7 %,乙二醇的下跌幅度为8.4%,甲醇跌幅较为明显。

  据天风期货研究所所长贾瑞斌介绍,这一次甲醇的下跌始于国庆节后,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港口与期货市场参与者看淡后市,认为库存问题难以化解,所以期货价格连续下挫。与此同时,由于上游检修与下游复工,内地的甲醇销售表现良好,大多数工厂都有挺价行为。这就导致市场出现了明显的节奏差异,甚至出现了山东地区甲醇价格明显高过华东地区的情况,这是多年罕见的内地升水局面。

  但到了10月下旬,内地市场由于外发量明显减少,累库预期重现,价格出现连续下挫。“这种内地走弱的局面证实了全国去库速度未及预期的论断。再加上11月初甲醇反弹失败,于是港口空头再无后顾之忧,市场价格再度下挫200点。”贾瑞斌说。

  “本轮甲醇价格的下跌是从期货传导至现货,从港口传导至内地的。”金联创甲醇分析师王璞表示,国庆节回来后,进口缩量与去库的逻辑被证伪后,期货端率先走弱,从2400元/吨上方的价格大幅走弱,且伴随着1—5价差的扩大,同时港口现货抢跑居多,期货下跌过程中未出现基差走强趋势,反而导致基差持续弱势,走出一波Contango结构。

  而港口的低价进口货通过汽运、船运倒流至内地市场,主要是两湖和山东市场,而这两个地区为内地的主要消费地市场,进而挤出了区域内国产货物流入量,从而形成了自南向北、自东向西反向压制的下跌过程。

  对于这一观点,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叶伟乐也表示认同。“本轮甲醇下跌的逻辑源于内地和港口甲醇共振下行。”叶伟乐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一般来讲,最低现货价格决定期货盘面价格。目前我国港口、西北、鲁南、中原和华北地区均有甲醇交割库,因此各个区域的货物都能实现交割。由于甲醇实行非通用仓单制度,所以在交割时空头肯定会选择最低价格的甲醇现货去进行交割。但由于10月份离交割日还远,所以当内地和港口市场价格涨跌不统一时,导致期货无法出现流畅的下跌。而一旦内地和港口下跌节奏一致时,则期货盘面就会出现流畅下跌。10月8日,随着西北中下游补库结束,兖矿检修结束,内地开始下跌,港口方面进口依然不减,港口也出现下跌。港口与内地共振下,期货大幅下跌。

  记者了解到,甲醇市场行情走到现在,还是反映了基本面的预期变化。造成本轮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市场预期明显变差。

  “究其根源,主要有三个方面。”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叶伟乐表示,第一,今年以来,甲醇进口量的同比增长超过30%。尤其是从南美特立尼达与多巴哥进口的甲醇,月均增量在五万吨左右。2019年8月,全国进口量竟然达到了107万吨的历史新高。要知道,去年甲醇月均进口量只有61万吨。第二,夏秋季节全市场开工率始终维持在较高水准,供应端没有明显缩量。第三,国内新增下游产能相对较少,新投装置开工负荷不高,导致增量货源无法被吸收,并逐渐转化为对价格的压力。

  发展:华东变价格“洼地”,港口库存仍在积压

  据了解,目前,华东已经成为了全球甲醇的价格洼地,源源不断进口货的冲击,使得港口库存仍在不断积压。

  对此,业内人资深人士荆常婷解释说,西北地区今年顺利投产久泰烯烃、宝丰二期烯烃项目,需求增量可观,使得年内部分时段价格升水港口。虽然内地货物倒流至山东进一步影响到产区市场,然而部分时段西北供需略紧,而且部分时段CTO的短期外采也加剧了该情况。

  与此相对应的是,华东年内则主要还是受制于高进口、高库存压制,预计全年进口量高达一千多万吨,港口持续去库需要看到与内地套利的进一步开启或者年底进口的减量,然而从年底进口来看,内外盘持续顺挂,9月进口略降,10、11月进口难缩减,这些均对港口价格形成明显压制,也进一步造成了目前港口价格洼地的局面。

  港口今年波动幅度明显收窄,主要受高库存压制,这种高库存主要受内外盘长期顺挂、进口增量等多重因素影响。

  “今年8月份进口量突破100万吨,达到107.3万吨,创十年来历史新高。”荆常婷表示,一方面为价格大幅下跌,更多货物流入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与国际供应增加及国际形势有关。2018年年底伊朗Marjan装置投产后今年稳定放量,同时伊朗Kaveh年产230万吨装置上半年如期投产,受伊朗供应大增影响,我国伊朗货月进口量由20万吨附近增加至35万—40万吨,增长近1倍。同时南美地区货物在三季度到中国量明显增加,8月份南美地区到中国实际数量在24万吨,同样增量明显。在他看来,今年港口的这种高进口、高库存的情况可能在2020年延续,主要在于国际形势、国际装置新增等方面。

  实际上,港口库存高企和下游需求周期转弱,两者为因果关系,即下游需求周期转弱,港口库存可能积累。

  “当前下游弱需求体现在三部分,第一,直接需求的损失。例如近期联弘MTO装置检修。第二,MTO装置复产不及预期。如常州富德等MTO装置迟迟不能复产。第三,政策压制需求。2019年在环保和盐城化工园爆炸事件的影响下,传统需求类似甲醛需求频频受限。预计未来弱势需求仍将延续。港口高库存方面,在外盘甲醇高负荷下,后期仍有较多甲醇进口,12月份预计有100万吨,因此弱需求和高库存对价格压制的矛盾继续存在。”叶伟乐表示。

  目前来看,进口价格过低,非伊货物价格基本上与现货持平,但伊朗货物进口价格持续偏低,本周甚至出现了195美金的成交,折到岸成本仅1800元/吨,虽然价格下滑,但进口一直有利润,这就造成了进口越来越多,对国内市场造成打压的状况。

  港口从今年下半年起出现国产流入减少、货物倒流至内地的情况,比如10月初西北价格升水港口70个点,多地套利保持关闭,当时港口仍有货物回流至内地。内地流入港口的数量在今年预计降幅可达25%,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扭转港口主要消费地市场的角色。

  “一般来讲在套利窗口打开的情况下,内地市场每月大致需要外销15万吨甲醇,今年1—9月,每月平均从天津港下水的甲醇仅仅只有到宁波的2万—3万吨。甚至出现了港口倒流到内地的情况。”叶伟乐表示,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是,港口和内地市场供需出现了分化。2019年1—9月甲醇进口量已经超过了2018年全年,2019年全年来看,有望突破1000万吨,进口挤压了港口对内地的需求。

  正是在这种压力下,港口甲醇压力重重。而内地市场,随着久泰和宝丰MTO装置的投产2019年内地需求有所增加,内地相对偏强,因此出现了港口和内地套利窗口关闭的情况,预计后市这种情况将会延续。

  尾声:没有终点的结局,长夜漫漫等待黎明

  之前国内甲醇价格的下跌,都是以产地销售不畅,降价排库为起点,但今年下半年以来,产地自我消耗能力提高,外销减少,价格一直偏高。而进口因为需求减少,供应增加,价格持续偏弱。所以,国内甲醇市场出现了罕见的进口倒逼国产降价的情况。

  这一变化也让不少业内人士意识到,不能再以老的经验来对待这次下跌了。

  “能化品之间的关联度高,甲醇处于偏上游的中间品,其与其他上市期货品种和未上市化工品走势关联较强,涨跌往往保持趋势的一致性。正是如此,国庆以来本次甲醇的下跌与乙二醇、苯乙烯、塑料、PTA等保持高度一致性。这种高度一致性基于各自下游的需求持续偏弱而现实和预期的供给又较为过剩,大炼化投产周期下品种间的传导使得本就羸弱的甲醇再度受到较大冲击,但是各个品种又有其独立的基本面。”一德期货分析师史开放称。

  “从国庆以来,化工品开启了下跌之路,甲醇期货带着现货一路下滑,主要因素在于国际能化大面积出现派库现象,乙烯端的崩塌加上港口的高库存是甲醇下滑主要因素。” 河南汇通能源副总经理苗柏宏认为,这次的下跌是所有能化的共振所起,新产能的投放压制产业利润,可能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暂时不能用老的经验看待这次的下跌,应该归属于全球能化的常态化压缩利润过程。

  在他看来,港口的高库存只是一个显性的因素,内在隐形的因素是国际产能增加,价格低廉,国内市场作为全球的主要消化地,流入逐步增多,高库存以后不排除趋于常态化。

  “下游的需求,今年从3月响水化工园区爆炸以来,国家的环保检查开启后,需求的萎缩非常明显。未来,小化工的环保问题,属于国家常态化,甲醇下游的一些小需求,会被无形地抹杀,未来隐性需求会减弱很多,对于甲醇,存在长期利空。”苗柏宏称。

  贾瑞斌认为,未来甲醇市场仍将是一个联动的市场,但是它们之间的传导关系不会像过去那么直接,而是会出现局部的分化。价格走到今天,从历史分位数看,已经属于较低水平,后续下行空间明显缩小。“从操作角度看,要密切关注外盘装置开工与进口水平,同时注意内地因利润而停车的工厂数量是否出现明显增长。”

  “今年的冬天,甲醇将延续目前的格局,西北外销因为天然气限气的原因,对外供应将会继续缩减,但是进口减量的可能性较小,烯烃工厂主要采购依旧为进口,对于国产的需求不高,而这种状态,可能要延续至明年3月前后。”在招金期货分析师于芃森看来,未来来看,甲醇市场山东和两湖两个消耗地的走势将会决定全国的情况,关中货物将更多的留在两湖地区消耗,而不是传统的销往华东和山东。而山东地区,则面临西北和进口竞争,山东的具体消耗,将决定港口去库的速度和西北价格的走势。

  往年冬季,限气因素的不断发酵,往往会出现“暖冬”行情。但是今年不同,今年中俄通气带来了西北天然气的缓解,这个炒作因素不存在了。“今年冬天可能比以往更冷。”苗柏宏坦言,明年的春天,暂时也看不到太大的希望,长夜漫漫等待黎明。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感慨,临近2001合约交割,期现回归成为市场终极逻辑。尽管现在身处寒冬,但随着边际的改善,心中仍存有希望。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