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钱讯首页 > new期市要闻 > 期市要闻期货首页 > 正文

国债期货做市制度差临门一脚

2019-04-24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网友评论(0)

  从酝酿到面世,中国国债期货做市商制度仅仅花费了约5个月时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下称中金所)已完成2年期、5年期、10年期国债期货做市商的遴选,初步拟定了10家大型券商入围,预计最快将在5月份上线。

  “从去年12月中金所发布国债期货做市商的招募通知,到现在完成做市商遴选,整个进度不可谓不快。”4月23日,一位参与国债期货投资的私募基金固定收益部交易员感慨,若做市商制度能大幅盘活国债期货交易活跃度,很可能会加快国债期货对外开放的步伐。

  “尽管目前海外投资机构尚未获准参与国债期货投资,但业界普遍认为,国债期货对外开放将是大势所趋,因为它能帮助海外投资机构落实多元化的债券套利交易策略,从而持续追加人民币债券的投资。”他指出。因此,做市商制度的引入以及国债期货交易活跃度的提升,将对海外资金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位国有银行债券交易员则指出,在国债期货对外开放前,相关部门可能会先允许银行保险机构参与国债期货投资。一方面,这些大型金融机构持有万亿规模国债,对利率风险与持仓风险对冲的需求同样高涨,能进一步提升国债期货交易流动性;另一方面,他们的加入,有助于增强中资金融机构在国债期货市场的定价话语权,对维护债券市场稳定、避免国债期货沦为海外资金投机套利工具同样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国债期货流动性提升待解

  在上述私募基金固定收益部交易员看来,提升国债期货流动性,正变得相当迫切。

  “国债期货流动性不够高,已经制约我们多项债券套期保值操作。”他透露。比如他所在的私募基金曾打算通过买入2年期国债期货空头头寸,以此对冲所持有的1-2年期信用债利率波动风险。但由于2年期国债期货流动性不够高,导致他们一直找不到理想交易价格实现套期保值风险收益的最优化。

  与此同时,他们会参与2年期-5年期国债、2年期-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曲线套利交易,但当他们发现一个不错的套利交易机会时,却由于国债期货市场成交量不足,没能找到对手盘兑现这个套利交易机会。

  他直言,这让不少私募基金对做市商制度寄予厚望,若它能明显提升国债期货流动性,多项债券量化投资策略将得以顺利落地。

  “在欧美成熟资本市场,大型投行往往承担着做市商角色,为欧美国债期货交易提供了足够高的流动性,让众多对冲基金可以研发各类债券套利交易策略,进而加大对欧美债券的投资力度。”这位私募基金固定收益部交易员指出,当前,境内2年期等国债期货交易品种之所以流动性偏低,一个重要原因是多数银行保险机构采取债券持有到期的交易策略。加之未能获准参与国债期货投资,导致整个国债期货市场交易机构类型不够丰富,相应的成交量也只能低位徘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银行保险机构要参与国债期货投资,并非易事。

  2015年修订并实施的《商业银行法》,没有将期货业务纳入商业银行可以从事的业务范畴。与此同时,即便过去两年金融领域专家多次提议银行保险机构应尽早参与国债期货投资。但在相关部门看来,国债期货交易的高杠杆风险,很可能在极端情况下导致银行面临较大的投资损失,基于化解金融风险的考量,相关部门对银行保险参与国债期货投资依然持谨慎态度。

  “目前我们也在关注国债期货市场引入做市商制度后,交易活跃度是否得到明显提升,是否适合我们尝试引入债券期现套利策略。”上述国有银行债券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在国债期货对外开放前,相关部门很可能会先允许银行保险机构参与国债期货投资,从而进一步盘活交易流动性。

  海外资金的聚焦点

  与银行保险机构处境相似,海外资金也在等待相关部门的批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债券投资能提供的风险对冲工具包括利率互换,国债期货、债券拆借、债券远期等,但海外机构可以参与的品种并不多。除了少数境外机构可以通过银行代理渠道参与利率互换、银行间债券拆借等金融衍生品交易,国债期货尚未对海外资金开放。即便在债券通项下,海外机构只能交易买卖人民币债券现货,无法参与各类金融衍生品开展套期保值。

  “不过,多数海外投资机构相信国债期货市场很快会对外开放,因为只有完善的风险对冲工具作为配套措施,海外投资机构才敢于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4月23日,一位美国债券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由于无法参与国债期货投资交易,不少海外投资机构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么采取现货价差买卖与持有到期为主的交易策略,以比较传统的方式赚取相应无风险利差收益,要么在香港市场买入中国央行离岸票据替代人民币债券。毕竟,香港拥有丰富的金融衍生品对冲票据利率风险,但这些举措都在“限制”海外投资机构对人民币债券的投资力度。

  在他看来,多数海外投资机构对国债期货对外开放持有信心的同时,也在密切关注股指期货流动性与交易便捷化问题。

  比如他们正在评估今年初实施的股指期货期转现交易能否有效降低多元化套利交易策略的执行成本,满足海外投资机构协商议价、灵活交易等特定交易需求;在做市商制度面世后,他们也会考量国债期货交易流动性是否明显回升,足以让他们多元化的债券套利交易策略顺利落地。

  “事实上,多数海外大型资管机构对股指期货对外开放路径,也有着自己的判断。”上述对冲基金经理直言,他们认为相关部门会先允许银行保险机构参与国债期货投资,进一步提高国债期货交易流动性并掌握定价话语权后,再向海外资金开放。如此既确保金融市场平稳运行,又方便海外投资机构落实多元化交易策略,进而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